他们是小买卖

2020-06-28 03:54

跟眼泪相伴的,是孙宏斌再一次的承诺。可面对“连一片羽毛都不愿失去”的贾跃亭的乐视,孙宏斌的眼泪真的能完成救赎吗?

本来,他只想踏踏实实当个二股东,根本不想干乐视网董事长。融创的买卖比乐视网大多了,他只想投点小钱,弄几块地。可他的算盘却落了空。那个在今年1月还高调召开发布会、表示要“与子同袍”的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根本不听他的劝,坚持“七个生态一个不能少”。结果乐视的窟窿根本不是150亿能填上的。那时的孙宏斌,虽然不认同,但也依旧乐观。“乐视绝对是好东西。好多人感兴趣,只要老贾退出以后。”

今年7月,他终于当上了乐视网的董事长。按他计划,先完成新老乐视的切割,然后专注于电影、电视、视频业务,乐视早晚要开始新时代。未来三年五年,乐视网还是一条好汉。可没人给他时间,所有人都在问他,老贾明天到底回不回来?他欠我们的钱明天能还吗?

就像这场让他流泪的发布会。一直以来,他的身份都是融创中国的主席,他真正花精力的也是融创。今年上半年,融创的业绩增长了15倍。但比起恭喜的声音,更多的人在问他,老孙,你为什么要投乐视?你到底亏了多少?他本不想说,但别人不依不饶。他只能哽咽地表示,亏损了4亿。

面对债主,他可以一遍又一遍地解释贾跃亭欠你的钱不等于新乐视网欠你的。但即便这样提起贾跃亭,他也没说过坏话。“老贾是一个很厚道的人,但是老贾确实做失败了,这一点得承认。他卖股票卖了100亿,买套房子也是应该的。人有成功有失败,鼓励创新,容忍失败。”

他也不认可外界对贾跃亭的批评:“我有时候看到电视上攻击贾跃亭的专家的嘴脸,我就感到恶心,他们连老贾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。”

那笔他原本看不上的小生意,也许真的会影响他的大生意。今年7月,在乐视连续收到法院冻结资产文书后,业界也开始流传融创系遭银行排查和信托项目放款被叫停的消息。那时,他可以用“我不想做乐视董事长,他们是小买卖,我这融创是几千亿的大买卖。”来完成与乐视的口头切割,可在他当选乐视网董事长之后,对乐视的不信任,或许也将连累融创。

“去年12月如果我不投老贾,那乐视就死了,我就得帮他,我得一直帮他。我是一个比较率性的人,要心怀善意,我一定要把乐视做成一个好的公司。”